移动版

屋漏偏逢连夜雨:宁波中百追损未被立案 又因信披违规遭调查

发布时间:2016-06-23 02:15    来源媒体:东方财富网

原董事长龚东升留下的11亿元“担保漩涡”未平、控股股东“徐翔系”的西藏泽添股份处于轮候冻结……身处多事之秋的宁波中百(600857)(600857,收盘价15.94元)又被证监会盯上了。

6月22日晚间,宁波中百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值得一提的是,几乎与此同时,宁波中百也收到宁波市公安局送达的《不予立案通知书》。这意味着宁波中百欲控告龚东升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未被公安机关立案。

追损控告未被立案

宁波中百公告称,公司于2016年6月22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由于上市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每经投资宝注意到,一方面,宁波中百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另一方面,宁波中百控告原董事长龚东升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一事,被宁波市公安局通知不予立案。正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据《不予立案通知书》显示,宁波中百于2016年4月19日提出控告的龚东升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案,宁波市公安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

事实上,宁波中百控告龚东升一事源于中建四局在4月向公司发来的《律师函》,其中的诉讼内容直接涉及原董事长龚东升。2013年4月16日,中建四局与天津九策及深圳惠智康、联都实业、硅银担保、九策投资、龚东升及张荣于等签署了《工程款债务偿还协议书》。而宁波中百对上述协议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据公告内容显示,起初中建四局根据约定,委托杭州银行深圳分行向天津九策提供了委托贷款5亿元。但最后天津九策却未能依照约定向中建四局清偿债务。于是,中建四局现函告宁波中百,就天津九策欠付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中,应付中建四局全部剩余工程款债务约5.41亿元及委托贷款产生的全部债务约6.05亿元,合计金额约为11.46亿元。

但经宁波中百自查,并未发现上述任何形式的担保,并且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从未审议过上述担保事项。然而,宁波中百从中建四局现场确实发现了对方提供的上述《担保函》,并有时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龚东升的签名并加盖有公司公章图样。由此,宁波中百对该《担保函》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持怀疑态度,更无法做出进一步的明确判断。之后宁波中百便向宁波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

宁波中百可申请复议

尽管宁波市公安局未予立案,但却在《不予立案通知书》中提到,“如不服该决定,可以在收到该通知书之日起七日内向宁波市公安局申请复议。”此外,在本案调查过程中,公安部门委托宁波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对中建四局提供的“担保函”中涉及公司公章的真伪予以鉴定。经鉴定,该公章图样与宁波中百原用公章图样比对,二者未发现差异。虽然其中没有差异,但《担保函》的合法性及宁波中百是否需要承担保证责任最终还需司法部门裁定。

此前天津九策《重整计划草案》已获得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但其实际执行的不同结果将对宁波中百造成较大影响:如果中建四局在天津九策破产重整中,债权获得全额清偿,或司法部门未认定公司承担相关民事责任,则该事项对宁波中百无影响;而如果中建四局未全额受偿,且向公司提出履行保证责任要求,同时司法部门裁定公司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宁波中百就可能面临较大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龚东升的“旧事”可谓劣迹斑斑。每经投资宝注意到,从2013年起,龚东升已6度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最近一次发生在2016年1月25日,其涉及970万元借款及利息未偿还。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龚东升“上榜”原因是有履行能力,但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公司新闻>>>

宁波中百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原董事长悬案曝光 宁波中百陷入“担保漩涡”

徐翔五名心腹集体离职泽熙投资 仍在宁波中百担任要职

股东大会“无人做主” 宁波中百补缺独董被否

(责任编辑:DF305)